资质管理系统
中国安防协会安防工程资质管理系统
新闻详情
智慧停车挑战接踵而至 痛点之中存机会
 

       停车难,难停车,难于上青天。停车难已成为社会的一大痛点。车常有,车位不常有。难怪有人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TA做好了饭在楼上等你,而你却在找车位。随着汽车保有量持续增长,交通拥堵、停车位短缺已经成为普遍存在的“大城市病”。

       在城市痛点中找寻机会

       “我把车停哪儿?总不能停天上去吧?”一年轻人看着停在公司路边上的车又被贴了条,气儿不打一处来,冲着匆匆离去的协管背影大声嚷嚷。而刚贴完罚单的工作人员显然担心发生冲突,做错了事一般慌忙离开。

       这样“猫捉老鼠”般的情景每天都在北京不同的地方重复上演。占道停车已经成为城市的常态,而治理清拖违法停车效果并不明显。原因很简单,北京市交通委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560万辆,停车位约302万个,其中经营性停车位由各区备案管理,约192万个(含备案路侧停车位4万余个),非法经营性停车位约110万个。也就是说,北京的机动车停车位有将近260万个的缺口。

       260万,接近于一个小国人口的数量,这样量级的停车位缺口对任何一个城市的交通管理都是巨大的挑战。如何有效提高城市交通综合承载能力和内涵水平,化解停车位不足矛盾,改善北京居住停车和出行停车秩序?城市发展的痛点与难点让不少企业敏锐地嗅出商机,跟随城市治理的浪潮,找寻一片蓝海。

       “首钢之所以进军立体车库行业,正是察觉到北京城市发展时出现了停车位短缺的现象,这是亟待解决的难题,对企业来说也是发展机遇。”在位于石景山首钢老厂区内的北京静态交通研发示范基地,首钢静态交通相关业务负责人道出首钢人的想法。

       钢铁曾是共和国工业的脊梁,为新中国的大工业梦想大炼钢铁的首钢,改革开放后快速发展的首钢,为了结构调整毅然搬迁的首钢,一直是首都北京的荣耀和难忘记忆。2010年,也就是首钢建厂91周年的时候,首钢北京石景山厂区钢铁主流程全面停产,钢铁业务陆续搬迁至京外,见证了新中国经济巨变的首钢选择了顺势转型。

       2014年,首钢积极履行社会责任,提出全新的发展战略:通过打造资本运营平台,实现钢铁和城市综合服务商两大主导产业并重和协同发展。在广泛调研后,首钢发现,北京停车难题日渐突出,人居环境改善和城市可持续发展受到严重制约,但这其中也孕育了大批市场需求,如果能借此机会进军智能停车产业,既抓住市场机遇,也能帮助集团转型。

       自2014年起,首钢就开始开展机械式停车设备的研发。2015年10月,首钢集团组建了静态交通产业平台公司――北京首钢城运控股有限公司。同时,与中集集团成立首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双轮驱动首钢的智能停车产业。去年10月,位于石景山首钢老厂区内的北京静态交通研发示范基地正式对外开放。

       在业界看来,智能停车场能充分利用有限的土地资源,向天空与地下同时拓展,为北京最大限度地提供更多停车位,让城市空间利用更加充分合理,不仅成为了提高城市综合承载能力的新方式,也为后来者在城市转型之时找寻商机提供了新路径。

      挑战接踵而至

       来到位于首钢老厂区内的北京静态交通研发示范基地,六大系列十三种机械式立体车库和公交智能立体车库映入眼帘。北京商报记者走到一个名为“双环型智能圆形塔库”的建筑前,首钢人介绍说,这个“圆塔库”占地880平方米,可以达到8-10层,每层设置32个停车位。“圆塔库”里所有的移动挪车等操作都由机械完成,输送平台会自动调整和校准车的位置,取车时还会自动掉头。此外,车主可通过首钢城运“慧停车”自行开发的App提前预约取车时间,无需等待就能直接开车走人。

       “首钢打造全新的智能停车产业,遇到的第一个挑战就是能不能研发、建设赢得市场认可和客户青睐的智能停车产品”,首钢相关负责人细细回忆,在2015年初接到第一单业务时,项目总工期只有75天,全体员工为了按时按量完成任务,春节也没有回家,终于提前20天完成了停车库的安装和调试工作。首钢的研发、建造能力得到了市场的认可,去年承揽的车位数超过了1万个。

       研发建造获得市场认可后,新的挑战接踵而至,后期运营和盈利模式就是其中之一。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董焰解释,即使能够建成停车库,在前期成本尚未收回的时候,停车库就需要开始投入人力、物力进行检查、维修,这又是一笔开销。他说,智能停车库的自动化程度较高,前期安装资金较大,后期也需要养护和管理,这些工程都要资金支持。“普通的停车场基本可以通过收停车费获得盈利,但智能停车场的前期与后期成本都高得多,如果不能持续盈利,这个行业的发展或将被掣肘。”

       据了解,智能车库的盈利模式主要分为销售设备、建设车库、政府购买服务、车场运营及停车后服务等。但由于智能车库建造成本较高,具体到消费水平不同的各个城市中,停车库的收费标准能否被消费者接受、盈利模式能否与政府谈得拢、最终效果能否使企业收回成本,都是需要再三“论证”的环节。

       “现在土地溢价较高,高昂的土地成本也是需要关注的核心问题之一”,董焰称,此前许多城市在规划时没有预留智能停车库修建的空间,一些大型智能停车库可能要上千平方米,如何拿到相应土地的开发权,如何对土地上已有建筑进行清理或搬迁,都是智能停车库运营方要考虑的问题。

       多招探索盈利模式

       面对建设成本较大、投资回报周期长、盈利水平低的难题,以及后期养护和管理成本高、专业维修人员待培育等多重挑战,首钢选择迎难而上。通过加强与地方政府合作,寻求政府在规划许可、土地供给、配建一定比例附属商业面积等方面政策的支持,开拓出一条“以市场换产业”的城市静态交通产业发展新道路。

       首钢在贵州六盘水市龙城商业区立体停车库项目中,就与六盘水相关单位签约,在车库首层建立配套的餐饮、便利店、加油站等商业设施,通过商业配套的收入来弥补新建停车库的成本。

       “现在去商场购物,大家都喜欢开车,可六盘水的一些商城偏偏没有足够的停车位,居民只能搭公交去,实在不方便,久而久之,这些商场的客流量就越来越少,也阻碍了城市的商业发展”,首钢相关负责人分析说,在拥有足够停车位之后,商场的客流量会逐步上升,提高了当地的商业氛围,带动该区域的经济发展,从而反哺停车库的建设成本。

       据了解,将智能停车库作为商场的配套设施,通过置换土地、店铺使用权等方式来获得额外收入,已经成为业内较为普遍的做法。2016年9月,首钢顺利拿到贵州省六盘水市中心区域15个立体停车场工程(二期),停车位6103个,合同额达7.5亿元。据介绍,这是截至目前国内停车行业中合同额最大的项目。在该项目建设运营中势必会继续探索这一模式。

       此外,首钢为北京大学首钢医院建设运营的北京目前单体最大的智能立体车库,共有455个车位。在运营中结合车库紧邻居民小区的特点,在白天满足医患人员使用的同时,夜间为停车难小区业主提供错时停车服务,停车资源利用率提高近50%,既为解决居民小区停车难提供了示范,也为提高智能停车场收入探索了一条新路。

       而对于建设在社区的智能停车场,则有业内人士建议,在车库建立之前,物业、业主和运营方就要签好合同,规定由谁承担建设和后期维护的费用,避免出现纠纷。有专家表示,作为特殊设备,物业一般没有能力维修智能停车库,因此应该在修建前就与专业机构进行约定,建成后要定期维修。

       资料显示,除了在社区内建设的项目外,目前北京智能停车位的收费定价权已完全放手给企业。不过,现在智能停车库的市场接受度还不算特别高,如果停车费一味涨价,会导致用户减少,得不偿失。为此,北京相关部门已经做出应对,对于在原有车位基础上增加高度而非占地面积的车位,不再加收土地价格,对于符合条件的项目,政府可以划拨用地或协议出让。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为了解决上述难题,近年来,我国也不断鼓励采用EPC、BOT、PPP、停车场建设专项债券等方式进行投融资建设,多渠道帮助企业通过衍生停车生态链等后期服务来增加运营收益。2015年4月,国家发改委印发的《城市停车场建设专项债券发行指引》提出,要加大企业债券融资方式对城市停车场建设及运营的支持力度,引导和鼓励社会投入。

       具体来看,当时政府就提出,要鼓励地方政府通过投资补助、基金注资、担保补贴、贷款贴息等多种方式,支持城市停车场建设专项债券发行。地方价格部门应及时制定和完善停车场收费价格政策,保护城市停车场的合理盈利空间。

       2015年12月,国家发改委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完善机动车停放服务收费政策的指导意见》提出,对PPP建设停车设施,具体收费标准由政府出资方与社会投资者遵循市场规律和合理盈利原则协议确定。

      全产业链盘活大市场

       经历了最艰难的“头三年”,现在,首钢已经成长为北京为数不多的实现了智能停车业务全产业链覆盖的企业,而智能停车行业的前景也为更多人所期待,全国采用机械式立体停车库的城市已经达到403个,机械式停车库项目总数超过1万个。产业发展不会就此止步,未来要走向何方,成为企业当下需要思考的新问题。

       对此,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博士李瑞敏分析称,所谓城市精细化管理,不能仅仅寄希望于智能停车场,还要扶持路侧电子停车、P+R停车场等项目的发展,而所有的方式合在一起深挖潜力,相关上下游产业被带动起来,由此就可能在城市变革过程中形成一片新蓝海。

       今年1月,北京市交通委主任周正宇就曾提出,为了缓解交通拥堵,北京路侧停车电子收费已经进入立法程序,未来,北京会在路面安装地磁或视频桩,车主可以通过手机或刷ETC卡付费。

       还有专家表示,目前北京部分小区会出现白天车位空闲、夜间停车困难的情况,由于业主白天出门上班,小区出现大量空闲停车位,而晚上下班后车辆却可能无处可停,如何提高停车位的利用率成为问题的关键。据了解,目前北京市中关村街道等部分区域为了解决停车难题,已经开始引进手机App,为下载App的车主实时发布停车场空满信息和空车位优惠信息。

       “面对停车难这一顽疾,一方面,政府要优化资源布局,在充分调研后定好各种停车方式的配比,如利用智能停车库的形式建设P+R停车场等,将每种停车方式的功能最大化;另一方面,也可以让更多社会资本参与到社会治理中,盘活更大的市场”,李瑞敏表示。

       而在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看来,智能停车库所需钢材较多,如果不断建设,必会在一定程度上拉动钢材内需,智能停车库自动化程度较高,如果机械的工作效率不高,车主的客户体验较差,产品的销路就低,因此精密零部件的生产与相关技术的发展也将被带动。

       有业内人士指出,立足北京来看,在提出疏解非首都功能之后,如何疏解、转移制造业就成为了北京的工作重心之一。在此背景下,首钢主动搬迁出京,发展非钢业务,还有部分钢企运用互联网、高科技提升技术含量,如果其他制造业企业能借鉴这一思路与经验,对优化产业结构、调整空间布局大有所益。